全国政法英杰分校 返回官网

河北省

石家庄分校 廊坊分校 邢台分校 邯郸分校

河南省

郑州分校 新乡分校 濮阳分校 滑县分校

内蒙古

赤峰分校 通辽分校 集宁分校

直辖市

北京分校 天津分校

山东省

菏泽分校 莱芜分校

湖北省

咸宁分校 武汉分校

辽宁省

大连分校 沈阳分校

黑龙江省

大庆分校 哈尔滨分校

江苏省

南通分校 徐州分校

山西省

运城分校

安徽省

宣城分校

湖南省

郴州分校 怀化分校

广东省

东莞分校

四川省

成都分校

贵州省

六盘水分校

甘肃省

兰州分校

新疆

石河子分校

陕西省

咸阳分校
  • 首页
  • 名师
  • 面授
  • 网授
  • 报名
  • 专辅
  • 商城
  • 微博
  • 论坛
  • 当前位置: 首页 > 立法动态 >

    点击排行

  • 中国“一揽子”修改7部法律
  • 行政诉讼法草案增23条修改
  • 行政诉讼法修改:不给付低保
  • 行政诉讼法将大修:官员不执
  • 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
  • 畅通“民告官”渠道 改变“
  • 专家建议修改高等教育法明确章程法律地位

    发布时间:2014-02-22 14:36 点击次数:

    近日,中国人民大学、东南大学、东华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武汉理工大学和华中师范大学等六所高校章程被教育部核准。按照教育部计划,国家“985工程”、“211工程”高校要在2014年完成章程起草工作,所有高校要在2015年底前完成章程起草。因此,首批被核准的这六部高校章程扮演了“先锋者”和“探路者”的角色。

        六部高校章程面世后,立即在社会上引起热议,舆论褒贬不一。有人对其寄予厚望,认为章程出台是高校迈向依法自主管理的重要一步;也有人持悲观态度,认为目前章程难以得到落实,只不过是中看而不中用的“花瓶”。

        对此,专家表示,当务之急是尽快修改完善高等教育法,明确高校章程的法律地位和违反章程的法律责任,才能确保高校章程得到落实,推进我国高等教育法治化的进程。拟定章程内容要敢当“出头鸟”

        “章程是设立高等学校必备的法定申请文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苏号朋教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早在1999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中就规定,申请设立高等学校应向审批机关提交章程。但到目前为止,我国绝大多数高校仍没有制定章程,尚未达到高等教育法的法律要求。苏号朋说,此次六所高校先行出台了各自章程,是对高等教育法实实在在的落实,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一个标志性事件。

        苏号朋认为,章程不仅是高校落实法律要求的基本手段,还是其规范内部管理的利器。他介绍说,现在很多高校缺乏详细规范内部管理的基本依据,对于如何处理党委和校长、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学校与教职员工、学校与学生等关系莫衷一是。有些做法违反高等教育基本规律,不符合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要求。章程通过详细规定大学管理模式、管理机构设置、管理程序、教职员工权利义务、学生权利义务等内容,明确了各方主体法律地位,为大学提高管理水平奠定了基础。

        虽然章程出台的意义值得肯定,但仍有需要改进之处。苏号朋将目前六部高校章程的不足归纳为三点:首先是制定程序方面,此次章程制定各高校征求意见的广泛程度存在差异,有些高校师生反映并不知道该校制定章程的事情;其次,各校章程虽然篇章结构有异,但内容趋同性强,很多条文直接摘自高等教育法或者其他法律法规,没有反映出各校办学特色;第三,虽然教育部要求高校制定章程应促进改革创新,体现和保护学校改革创新的成功经验与制度成果,但六部章程几乎看不到改革创新的内容,因而此次章程制定的目标并未全部得到落实。

        为改善章程制定,苏号朋建议各高校广开言路,广泛听取各方意见,尤其是教师和学生意见,必要时应听取社会建议。此外,在拟定章程内容时一定要体现本校办学特色,落实改革成果,不能畏缩不前,不敢当“出头鸟”。去行政化莫凭章程“一己之力”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此次教育部核准六所高校章程与决定精神一脉相承,被公众寄予了高校去行政化的期待。

        苏号朋指出,高校去行政化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近年来我国高校行政化色彩越来越浓厚,高校办学自主权受到挤压,大学内部管理也较为混乱,甚至滋生了贪腐。要在此背景下改善高等学校缺乏自主权的现状,需多方面、多层次的努力。”苏号朋说。

        六部章程在高校去行政化方面能发挥多大作用?苏号朋认为,章程是高校自主管理最基本的文件,是高校制定其他规章制度、设立管理部门和学术机构、开展管理工作和学术活动的依据。有了章程,就意味高校有了自己的“宪法”。

        苏号朋说,虽然章程在一定程度上能促进高校去行政化,但这个问题不是高校自身能解决的,更不能期望仅凭章程“一己之力”来完成。他指出,高校去行政化应从内外两方面入手。学校内部方面,应按章程要求全面修改此前颁行的规章制度,并制定章程实施细则;同时实行民主管理,尊重学术自由,以教师学生为主体办学;还应理顺党委、行政(校长)、学术委员会、教职工代表大会等各方面关系,清晰区分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的范围与界限。从外部来讲,主管机关应尊重高校办学自主权,不能再拿指挥棒进行具体要求、把高校当作下属行政机构来管理。主管机关主要职责应放在宏观管理方面,如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政策,监督学校办学质量等,为高校创造有利外部环境,尽快解决高校行政化的问题。明确章程法律地位加强问责

        高校章程能否得到落实,确保章程不会沦为仅供摆设的“花瓶”,这是高校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教育部政策法规司司长孙宵兵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六所高校章程被依法核准后,对学校和学校的主管部门以及有关方面都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

        苏号朋认为,高校制定章程有充分的法律依据,除教育法和高等教育法之外,还有2011年教育部出台的《高等学校章程制定暂行办法》。但在如何尊重章程、落实章程以及违反章程时的处理方面,我国法律仍存在不足。因此应尽快修改高等教育法,增加相关内容,使章程真正发挥作用。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表示,修改高等教育法已成为高等教育界的普遍共识。应改变高等教育法的立法思路,把行政授权变成“主权在大学”的原则,将尊重和保护高校章程作为重要宗旨,明确大学师生权利和义务。应尽快将修改高等教育法提上日程,只有这样高校章程才能真正发挥作用,才能加快推动我国高等教育法治化进程。

        关于如何修改高等教育法,苏号朋提出了三点建议:首先要明确高校章程的法律地位。现行高等教育法对章程的法律地位、章程与法律的关系、章程与高校其他规章制度的关系均未作出规定;其次,高等教育法应明确教育行政主管机关与高校的关系,明确界定高校办学自主权的基本内涵;再次,高等教育法应规定违反章程时的法律责任。如果仅规定章程的法律地位,而没有相应的问责机制,章程在运行时就不会得到尊重。



    上一篇:中国“一揽子”修改7部法律 再促简政放权
    下一篇:最高检修订工作规则 强调推进工作规范化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