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法英杰分校 返回官网

河北省

石家庄分校 廊坊分校 邢台分校 邯郸分校

河南省

郑州分校 新乡分校 濮阳分校 滑县分校

内蒙古

赤峰分校 通辽分校 集宁分校

直辖市

北京分校 天津分校

山东省

菏泽分校 莱芜分校

湖北省

咸宁分校 武汉分校

辽宁省

大连分校 沈阳分校

黑龙江省

大庆分校 哈尔滨分校

江苏省

南通分校 徐州分校

山西省

运城分校

安徽省

宣城分校

湖南省

郴州分校 怀化分校

广东省

东莞分校

四川省

成都分校

贵州省

六盘水分校

甘肃省

兰州分校

新疆

石河子分校

陕西省

咸阳分校
  • 首页
  • 名师
  • 面授
  • 网授
  • 报名
  • 专辅
  • 商城
  • 微博
  • 论坛
  •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料中心 >

    点击排行

  • 2013国家司法考试大纲--民事诉
  • 司法考试民法总则口诀
  • 河滨老师谈卷四
  • 司法考试考点:刑法犯罪构成
  • 司法考试有哪些老师讲得好?
  • 司考民法:财产权、人身权与
  • 盗窃罪认定中的有关问题探讨

    发布时间:2015-07-06 11:00 点击次数:

     

     

      我国刑法条文只对盗窃罪的量刑标准作了规定,但并未从立法上明确什么叫盗窃。即,刑法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盗窃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这也正如传统刑法理论上所阐述的: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

      根据该理论,盗窃罪的核心其实就落实在两个点上:一是“秘密窃取”, 二是“非法占有目的”。因“秘密窃取”引起的争议似乎尘埃落定,因“占有”含义引发的混乱仍在云雾之中。这也正是本文要讨论的问题。


    “身份公秘”与否及对侵占罪的排除

      侵占罪是1997年修订后刑法规定的新罪名。学者一般认为,我国刑法将侵占罪分为两大类:一是侵占代为保管物,二是侵占脱离占有物,即遗忘物与埋藏物。这在理论上称之为委托物侵占罪与脱离占有物侵占罪。代管物基于行为人与被害人有一个事先的委托关系。委托关系发生的原因很多,包括租赁、借用、为人寄存、担保、无因管理等。

      我们发现,刑法把盗窃罪和侵占罪的犯罪对象都界定为“公私财物”,而在学界,却把侵占罪的犯罪对象作了大幅度缩小,界定为“代为保管物”和“侵占脱离占有物”两类。本文认为,这样做是不恰当的。

      其实,把“侵占代为保管物”作为侵占罪类别之一,已经把人引入了误区。其一,正是围绕代管物的概念引入了占有含义之争;其二,它缩小了侵占罪的外延。相对于“侵占脱离占有物”而言,将“侵占代为保管物”改为“侵占一般财物”为好,更可与刑法的规定完美契合,这个“一般财物”与盗窃罪中“公私财物”的内涵、外延应当大体一致。另外,上述两类侵占罪的性质差异很大,应当从刑法上将它们分开,分别规定一般财物侵占罪和脱离占有物侵占罪。因篇幅所限,本文只讨论一般财物侵占罪,脱离占有物侵占罪不在本文讨论范围内。

      1、一般财物侵占罪的本质

      本文认为,一般财物侵占罪的核心问题,不是“行为人将公私财物据为己有”,而是“拒不退还、拒不交出”。

      让我们先从“拒”字说起。“拒”是针对的“请求”,反过来,“请求”是针对的“特定人”。既然是特定人,那么,这个人的身份对于请求人来说就是明确的,而不是隐密的。这个“明确”的时点至少从请求人拟主张权利之时,即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谁实施了侵权行为,应当向谁主张。但侵权人拒绝请求的,就有可能构成了侵占。

      在此就形成了盗窃和一般财物侵占的分界点,即行为人在占有他人财物时是否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本文称之为“身份公秘”标准。如果行为人在占有他人财物时有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在当时或者以后被发现其身份的,仍属于盗窃。如未有意隐瞒,并一直不隐瞒的,是侵占。

      2、占有标准和“身份公秘”标准对比

      下面是根据占有标准判断的两则案例,我们不难发现其谬。

      (1)甲与乙是朋友,一同坐火车,途中甲去包厢抽烟叫乙帮忙照看行李物品,结果乙因羡慕甲新买的名牌手表而动了邪念,偷偷放入了自己的口袋,待甲回到座位找不到手表却假装不知情。

      根据占有标准,这曾被认定为“典型的侵占行为”案例,理由是“无论有无书面合同,一旦成立事实上的委托关系,行为人只要有非法占有、拒不退还的行为,当然成立侵占罪。”

      但根据“身份公秘”标准,我们很容易认定这属于盗窃。

      (2)甲与乙是雇佣关系,甲雇佣乙运送货物,自己在乙的后面跟着以防货物出现差池,可是防不胜防,乙依然在运送途中动了歹心,走到路口的时候,乙趁甲不注意拉着货物撒腿就跑。

      按照占有标准,需要对行为人乙在有了非法占有目的并且做出了非法占有的行为,即拉着货物逃跑的行为出现之前,该货物到底是由谁占有作出判断。由此学者们得出了两种不同的结论。一种是认为该货物在失控之前是由乙,也就是行为人占有。由于货物的所有权人出于对行为人的信任,所以已经将货物以默示的方式交予了行为人,由此推断物主在主观上交与行为人控制,所以占有关系在物主交与货物给行为人的一刻起,行为人就成为实际上掌握财物的人,综上,行为人基于自己对财物的占有而非法取得,此为典型的侵占罪。另一种认为由于物主一直对行为人紧随其后,可以表明物主对该货物的控制是持续的、没有间断的,也就是物主对财物的支配根本没有转移,至于交与行为人暂时性的保管,不过是一种表象,是物主对货物占有的一种特殊的方式,是间接的控制。虽是间接,但是实际的控制权依然掌握在物主的手中。所以,即使行为人没有秘密的非法取得,而是在物主眼巴巴的看着的情况下行为人拉走货物,也应当是盗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后者观点还占据了上风。

      根据“身份公秘”标准,我们很容易判定,如果乙是甲的长期雇员,甲对乙的身份情况完全了解,这就是侵占。如果乙提供了虚假信息,就可能涉及诈骗。如系临时雇佣(如车站上帮人拿手),甲不了解乙的身份情况,这时就是盗窃。

      让我们再对上面所说的非法取得“共管物”和“封缄物”应如何认定做一下分析。

      (1)“共管物”: 根据占有标准,学者们通常认为,刑法上“共管物”的占有通常属于上位者(店主),而不属于下位者(店员)。即使下位者事实上握有财物,或者事实上支配财物,也只不过是单纯的监视者或者占有辅助者。因此,下位者基于不法所有的目的取走财物的,成立盗窃罪。但是,如果上位者与下位者具有高度的信赖关系,下位者被授予某种程度的处分权时,就应承认下位者的占有,下位者任意处分财物,就不构成盗窃罪,而构成侵占罪(或者职务侵占罪)。根据“身份公秘”标准,店员取走该财物且未隐瞒的,是侵占;隐瞒且不认账的,是盗窃。当然,店员取走该财物可能发生在店主不在的时候,但如果在店主回来或在货物交接清点时,店员认可取走财物的事实,即不能算作隐瞒。

      (2)“封缄物”: 封缄物在交付物主之前,代管人的身份往往是明确的。如在物主向代管人索取时,代管人对封缄物整体拒绝交付,这时显然属于侵占,无论依据什么标准都没有异议。但对于取走封缄物内物品的,要看行为人在物主行使权利时,是否为逃避追究,故意隐瞒了相关事实。如上例,即使在物主交接清点时认承,也应是侵占。但利用物主不能清点、不便清点或不设置清点程序等漏洞以及“交后概不负责”的托词,浑水摸鱼、蒙混过关的,就属于盗窃。

      由此不难看出,“身份公秘”标准符合刑法规定,符合公众意识,应用简单清晰,且不会产生任何理论冲突。

      有人可能怀疑,在身份公开的情况下能否构成犯罪。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与盗窃罪比较而言,“身份公秘”与否,对于案件的破获率、财物的追缴性及司法成本关系很大,对受害人的心理影响也不可同日而语。这也是“身份公秘”原则应成为区分此罪与彼罪的理由之一。相应地,盗窃罪被规定为公诉案件,处罚较重;侵占罪被规定为自诉案件,处罚较轻。

    侵占罪中“自己占有”的表象性和“身份公秘”标准对侵占罪的延伸

      就像盗窃经常发现在“秘密”的背景下,而“秘密”只是为了更容易实现“逃避追究”、但并不是盗窃罪的本质一样,侵占经常发生“自己占有”的情况下,但“自己占有”只是为侵占提供了方便,也不是侵占罪的本质。

      未先“自己占有”,仍有可能构成侵占,而非盗窃。现有两则案例:

      (1)郭某到李某家串门,见其家中有一名人字画,郭某甚爱,遂未经李某同意强行取走,后经李某久索不还。

      (2)一流浪汉见一空屋长期无人使用,遂撬门入住。后房主发现,久撵不出。

     



    上一篇:再审人身损害赔偿应按何统计标准定损
    下一篇:中级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民事案件
    法律声明 | 人员招聘| 合作加盟 | 联系我们
    分享按钮